賽評:港府應以鼓勵跨境安老為安老政策方針 (民生書院對聖馬可中學)

  • 正方 117. 民生書院
  • 反方 47. 聖馬可中學
  • 賽果:0:3,反方勝
  • 最佳辯論員:反方第二副辯 姚家輝同學
  • 辯題︰港府應以鼓勵跨境安老為安老政策方針
雙方立論 正方開首以現時本港人口老化問題切入,指出現時香港的老年人口照顧服務不足,指出應擴展醫療券使用範圍,並建設大灣區安老特區,強調是「多一個選擇」,贊成辯題兩大原因為:一,解決香港安老人手不足,減少疏忽照顧和虐老等問題,因為內地有更多的土地資源和人手,亦令留在香港的長者有較佳環境;二,內地基礎設施進步,內地政府亦落實開放安老市場予香港安老機構,可以加強跨境安老的優勢。

反方方面,開首則回應正方指出之安老院舍輪候時間長、服務差等問題可以改善,並著力指出現時港府和全球均以居家安老為方針,而方針乃指政府的大方向,應為所有長者適用。反對辯題的原因為:一,內地醫療技術較差,因此不少長者放棄「廣東計劃」;二,違背長者意願,並引述調查指出6成長者不想跨境安老,原因是環境、醫療、生活質素較差。

想解決甚麼問題?

作為這場比賽的觀眾,我認為兩方都有兩大問題,但正方的應對和攻擊較遜一籌,以至從一副開始,已陷入被動局面。首先,「想解決的問題」是甚麼。正方認為,現時要有的是安老院人手、土地不足的問題,以致有虐老等情況,但關鍵的「以鼓勵跨境安老為安老政策方針」,如何解決,正方只是空泛地指出內地有更多的土地和人手,但這並不足以說服評判,特別是當反方高舉居家安老的旗幟,反對安老院舍為主的時候,正方迫切需要證明其方案成效。因此,當正方一副仍沿用主辯框架,先渲染現時問題,再簡略指出內地有「月租平一半、質素相同」的安老院時,已徹底陷於被動。正方應提出數據資料,如內地安老服務的土地或就業人數、安老院平均費用、生活指數等,或實例,如某安老院的人手、質素如何,否則,很難說服評判正方方案的成效。

至於反方,本場採取認同正方提出的安老服務欠佳問題的立場,但認為可以居家安老方針,減少依賴院舍解決,但其實同樣沒有就實際成效解說,只是闡述政府在現時居家安老方針下增加資源的措施,同樣難以令人信服能解決問題。只是前場反方在自己的兩大論點的論證較充足,同時後場以攻擊轉移評判焦點至正方未完成的論證責任上,令反方有較大優勢。

而就正方全場一直未有就反方提出的居家安老進行有效的攻擊,正方可以從幾個方向質疑,如:現時實行居家安老方針,是否等於居家安老方針好/適合香港?可惜雙方都輕輕帶過。

「方針」定義

這場比賽正反雙方對辯題中「方針」一詞的理解,均有可進一步申論、發揮之處,可惜特別是正方未有仔細處理這個環節,以至處於劣勢。

先講辯題中的字眼,「方針」,縱觀全場,正方一直沒有準確定義,以至後場陷於被動而不斷受反方攻擊,至於反方對「方針」「指政府的大方向,應為所有長者適用。」的定義固然有值得商榷之處,但正方全場並未挑戰此定義,令反方可以從容過關。在反方二副開始大幅拉開分數,一定程度在於正方主辯至二副一直死守在證明「問題存在」的層面,同時反方二副就「方針」對正方攻擊,如反方二副準確指出,現時在「居家養老」方針下也有跨境養老這個「選擇」,因此正方多次指出其方案可以令市民多一個選擇根本不能論證辯題,因為不論是否「以鼓勵跨境安老為安老政策方針」都可以有「跨境安老」這個選擇。到台下環節更能反映正方在「方針」一詞缺乏定義導致的問題。正方第一條台下問反方,部份有嚴重疾病的老人不能居家安老,居家安老方針如何能完全解決安老問題?但同樣地,跨境安老方針也不能完全解決各種類型老人的安老問題,可見,「方針」的定義並不是指一種方法完全解決所有類型的安老問題。更大的問題是,這問題暴露了正方的一大問題,難道正方的政策方針,只是針對部份生病老人的需要?反方正是在二副和台下多次就此攻擊正方「方針不等於多個選擇」,令正方難以招架。

當然反方在處理「方針」定義上也有可進步之處,如反方全場指出,現時跨境養老的問題,如環境、醫療等,和略述居家安老的好處。但一些重要問題直至比賽完結,反方都沒有實際答案,如如何以未有方針的情況下的成效來論證投放資源後的預期成效?老人「想」居家安老,但香港的情況是否適合居家安老?以上問題都值得正方嘗試追問以紓緩己方的論證壓力,可惜正方中後段開始已經遭反方多次攻擊左支右絀,無法有效反攻。總括而言,兩方在立論上均有未完善的地方,但正方相對問題較大,亦因反方的攻勢較強而在中後段顯得吃力,若正方能夠完善其定義,如指出是多一個「可以成為主流的選擇」,並嘗試多反攻反方的話,未必不能逆轉形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