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評:港府應推行水上的士 (東院三院黃笏南中學對嘉諾撒聖心書院)

【水上的士(?)司機,西九呀唔該!】

辯題分析:

「港府應推行水上的士」屬於本地政策研究性辯題,以香港作為主要的討論範圍。筆者認為賽會以水上的士作外圍賽的辯題相當適合。第一,辯題相對新穎。近年交通政策也是熱門的辯題,但一般圍繞陸路交通,例如:電子道路收費,又或是港鐵辯題,例如:鐵路為幹對社會發展的影響,以至回購港鐵等爭議。而水上的士正好打破現時交通辯題的格局,鼓勵學生對香港的交通政策作出更前瞻的想像。第二,辯題貼近社會現況。香港正值抗爭之際,交通系統有所不穩。而當部分陸路交通失效,政府隨即開放水路交通,供市民使用,間接證明水路交通在社會理應重新被討論,有再度使用的價值。到底素有小漁港美譽的香港,應否再一次發展水路交通?期待雙方在辯場上的討論與交鋒。

整體表現:

整場比賽雙方表達演繹水平相若,反方詞鋒稍加鋒利。然而,由於主線設計上並無太多交鋒,影響及後場比賽的戰場設計,令大部分的比賽時間也在討論雙方方案。因此,對於「香港是否需要更多水上交通?」,「水上的士的成效,和效益?」等問題的探討深度不足,影響了整場比賽的價值討論。而整場比賽中,雙方對自身主線熟悉,惟後場多次重複前場資料,令推進難度大大提升。

比賽脈絡分析

【現在有請,雙方主辯……】

整場比賽由正方主辯展開。正方主辯指出自早年規劃署開始展開對水上的士的研究而直到今年九月由運輸署提出具體方案,包括以下數點:水上的士將提供分站式渡輪服務,以循環線形式,來回啟德、尖東等站。乘客可於各站自由上落,而水上的士也要提供150人的載客量,每站50元,並需要提供月票優惠。同時,船上也需要配觀光設,而政府亦會同步改善碼頭的配套及接駁服務等。而正方認為推行水上的士的關鍵是能否促進香港社會發展。而正方論點有二。首先,正方指出現時香港的陸路過海交通接近飽和,例如:西隧的行車率達九成,紅隧平均需要36分鐘,而正方認為解決香港道路擠塞問題應多管齊下,水上交通理應成為其中一個解決方法。第二,正方指出推行水上的士有助加強維港特色。在論點二的設計上,正方主動把水上的士與現有的水上交通工具作比較,認為渡輪觀光時間太短,觀光船的觀光時間太長。而水上的士正可以兼容香港人的交通需要及旅客的觀光需要,定位獨特。最後,正方指出,現時過海交通不足,陸路用盡,是否應發展水路作結。

反方主辯首先回應正方最後的問題,指出應否以水路交通解決陸路問題的核心在於「到底何謂水上的士?」。早於2012年的政府文件指出,水上的士並沒有特定形式,而香港的社會情況已有渡輪作為水上交通工具,因此,正方要交代水上的士與渡輪有何分別。及後,反方指出根據創建香港在2018年尋求的法律研究指出水上的士理應接近優步,為半私人包租制。此外,根據香港法律及法院判詞,收取個別船費,提供共交通服務,在香港水域內,來回兩個或以上地點就是渡輪服務。站於這一個立論基礎,反方提出了相較新穎的論點。一,公共私人角色有別。政府對於公共交通服務的參與較多,例如:成為港鐵的大股東,參與巴士路線規劃等。相反,對採用「私人包租制」的的士,政府並未有以實權介入,只是以發牌制度監管。因此,反方提出反方案,水上的士既然為私人包租制,就應該由政府發牌監管,而直接推行。第二,推行推廣本質有別。反方指出政府的角色不是要推行所有有利發展的政策,而只需推廣,並由市場自由發展。以觀光船為例,由香港小輪有限公司營運,而作為政府機構之一的旅發局只是幫助宣傳。

【主線分析】

比較雙方主線,正方採取的進路相對傳統,以主流資料作支撐,結構相對完整。正方主辯首先交代方案由來,細節。而論點也是相對傳統的「問題 –解決手段–成效」。所以,正方主線如正方標準所定到底水上的士能否從交通、旅遊等方面發揮功能,紓緩現有的香港問題,惠及香港社會發展。反觀反方主線到底對水上的士的立場是甚麼呢?反方推出一個與正方折然不同的方案,認為水上的士以私人為定位,論點一指出政府不應預私人市場,應擔任監管角色。論點二指出,推行非政府之責,推廣才是政府之職。因此,筆者認為反方未有反對「水上的士的存在」,亦未質疑水上的士的成效,只是質疑政府是否一個合適的角色推行水上的士。

因此,分析雙方主線,最大的分歧在於,正方認為水上的士為公共交通服務,由政府推合情合理。但反方認為,水上的士的定位為私人包租制,應由市場自由發展。

【副辯攻防戰】

正方一副指出反方同樣知道水上交通可解決陸路問題,暗示對手未有反對水上的士可以為香港社會帶來益處。緊接著,正方一副指出反方只可以載數個乘客的方案並非社會所討論的主流、政府方案,並重新解釋水路應成為解決交通問題的方法之一,認為水上的士定位獨特,能同時兼容多個持份者。最後,一副指出其他地方的水上的士亦恆之有效,例如:倫敦在改善基建後,提供河上服務。使用人數由2013年的800萬增至1000萬,使用者滿足度亦達九成。筆者認為一副的防守力不弱,能有效解釋主線的內容及元素,但對對手主線的攻擊力不足,未有對對手的論點多加挑戰及質疑。

反方一副針對倫敦例子作出質疑,質疑為甚麼外國成功等於香港也可以成功?其次,所謂的水上的士載客量少,又由私人包租,根本未能有效解決香港交通問題。進一步,反方歸納對手就「推行和推動」的立場,指出正方都明白水上的士屬私人服務,應由市場主導發展。而一副另一個關鍵的戰場,就是「現有水上服務與水上的士」的比較。反方一副指出按主辯定義,水上的士符合現有渡輪條例,所以是渡輪。再指出,2012年政府文件,2018年創建香港都以和渡輪相反的水上的士服務作發展方向,所以正方以大型公共運輸作為方向只是浪費資源。反方緊接指出,辯題無指明要討論政府方案,當政府方案與渡輪無異的時候,點解還是跟從錯誤方向呢?筆者看到這一點不禁疑惑,反方一直指出自己的方案有政府及坊間研究作為基礎,但突然攻擊政府方案政策方向錯誤,有前後立場不一的情況。及後,現有觀光船同樣可以欣賞幻彩詠香江,無必要再新增水上的士。最後,反方指出正方極其極只是多一個選擇,那如果市民想要戰場、直昇機作為交通工具,政府又是否有責任滿足?筆者認為這一個反問相對有力,能逼使正方證明如何從市民要求與政府角色間取得平衡。

正方二副對於反方的論點二作出首次攻擊指出即使政府推行水上的士,並不等於干預市場。再一次,正方就「渡輪和水上的士」作出比較,指出渡輪是點對點,水上的士是循環線。水上的士可以紓緩陸路交通問題,同時可以舉辦本地文化遊、海濱長廊遊,涵蓋港九景色。再舉出,有議員認同水上的士比陸上的巴士,的,既有社會效益,何不回應民意?從正方二副再一次可見,正方的副辯善於防守,對於自己的主線相對熟悉,但對於對手的質疑遠遠不足,提問數量同樣不足。

反方二副指出「正方單以政府方案作為依歸」,但以法律定義,水上的士要以與渡輪服務相反的交通工具作為服務。這一點相當值得一提,到底在反方立場上,政府是可信還是不可信,可靠還是不可靠?反方由主辯多次質疑正方使用政府方案作為立論基礎,但去到二副的位置,仍未能了解正方使用政府方案有何不可。可惜的是,正方 亦未有就這一點作太多辯解,只停留於重複方案的解釋層面。反方再次攻擊倫敦例子,指出倫敦的水上的士屬公共服務,與本港情況不可比。反方指出,水上的士只是觀光船,縱使對香港經濟有利也應尊重市場,由市場自由發展。

總括而言,整場比賽在副辯攻防上,有兩大主戰場:「何謂水上的士?」和「政府在水上的士中應有角色?」。在何謂水上的士上,正方按政府方案作出攻防。惟反方的說法有多次轉換。反方於主辯指出「水上的士並沒有特定形式」,既無特定形式,反方又何以規定要證明「與渡輪服務相反」,方能證立辯題?又例如,反方多次引用政府文件及數據,但同時質疑政府方案方向出錯,再提出方案,但又從未提出方案的依據。在政府角色上,正方的論述簡單直接,政府理應回應民意。反方則指政府應與自由市場分工,角色上「推行」與「推廣」有別,惟半場比賽,反方未有證明即使由政府推行有何弊處。

【有請台下辯員進場】

筆者認為以下兩條台下發問的比較價值較高。正方第一條台下發問率先針對雙方在方案上的分歧,先舉 17年政府方案釐清定義,再指出紅磡等地需要水上接駁交通,要求對手回應方案。反方回答與前場相若,指出12年到18年的文件及法律依據指出水上的士應為半私人包租式服務。進一步回答,紅磡等地需要水上接駁交通可以單靠增加渡輪服務,無必要開水上的士。筆者認為提問方向能緊貼比賽攻防節奏,惟提問方法,所用資料與台上重複,攻擊力減弱。而第二條是正方另一條台下,指政府有意完善水上交通服務,分別增設水上的士,復辦渡輪。而政府同期都推出多項碼頭維修工程等,證明政府有意發展。筆者認為這條台下發問雖與第一條方向相近, 但能運用資料進一步證明水上的士屬公眾利益,而非反方的私人包租,自由市場等概念固然不適用。

【總結陳辭】

在結辯環節,反方結辯先行作結,指出雙方分歧在於正方只以口號處理辯題,而反方則由政策原則入手,而公共政策的原則作為定位。而正反雙方在水上的士的定位、本質及切入點方面出現了分歧,並指出水上的士與現的水上交通工具的定位重複,再度推行只屬架床疊屋。而反方結辯另一個側重點在於政府角色不應干預自由市場經濟。而結辯採用歸納方法是,不斷總結反方在前場的提問,記錄對手的答案,並指出對手無法否認的立場。而最後,反方帶出的價值是政府維持施政原則的重要性,以及尊重政府權責局限。

正方結辯一開始指出反方指正方方案不切實際,但正方反問反方提出的反方案可以解決甚麼問題,反方從未交代。而正方方案最低限度可以解決香港陸路交通問題,改善旅遊配套。正方結辯指出「好似水咁樣」是近期香港的常提的價值,意思是想大家學會變通,而水上的士可以達至變通,多管齊下以解決香港的交通問題。同時,水上的士與現有交通工具不同,能照顧更多持分者,對社會更有利,所以理應推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