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評:2020年大專辯論賽第五場初賽

鳴謝 Victo Hau 分享比賽片段

辯題:港府應重推租者置其屋計劃
正方:香港大學
反方:香港浸會大學
賽果:1:2
最佳辯員:正方一副

其實很久沒有參與大專辯論賽,不論回母校幫忙或到場觀賽的情況都甚少參與。但昨天收到舊生信息,邀請觀看直播及給予意見,便一口答應當作支持,難得由中學打到大專仍保持對辯論的熱誠也很不容易。又本來只打算看完比賽,有機會分享兩句便算,但又適逢另一位舊生想徵辯評文章,推動學界辯論風氣,於是便衝動答應,趁記憶猶在,用文字紀錄一些觀賽感受,當作拋磚引玉,鼓勵更多人觀賽及討論社會議題。畢竟,辯論不應只與台上的同學有關。

言歸正傳,觀賽後有以下幾點感想:

一、立論基礎 決勝關鍵

香港辯界比賽題目多以政策辯題為主,政策討論當然涉及應然、可行、利弊比較等討論。但筆者接觸辯論十多年,發現不少主線設計均對政策背景及理念解說甚少著墨,然後僅從對自身有利的前設下開展主線。簡單來說,就是很快便從政策的具體結果出發討論利弊,再將比賽的爭議點放在雙放的利弊論點是否成立,這本無不可,亦是政策辯題必然涉及的部分,但如果立論基礎(前題)未夠堅實,則論點(利弊)建構亦有潛在風險。

以本場正方為例,簡單交代背景及題目定義,便直奔論點闡述:

其一為「居者置其屋」計劃可協助基層市民置業,以過往樓市升值的數據指出公屋居民可藉購置公屋,然後享受樓市升值帶來的物業價值回報,從而成為向上流動的途徑,加上補地價是以購買時的市價為基礎,樓市大幅升值後亦只補回當日市值的地價,所以賺取龐大回報是其賣點。

其二為房委會財政不夠穩建,要透過賣公屋而獲取收入作提供中轉房屋、租金津貼等,以舒緩各類人士需要。

以上論點沒有問題,但以上論點的建構與整個公營房屋政策的理念有何關係?亦即香港的公營房屋政策理應如何?公營房屋主要以公屋及居屋為主,前者是為基層市民提供最基本的住屋需要,以極低租金租予有需要市民。後者是讓超出公屋審查但又未能購買私人樓的市民(夾心階層)提供置業可能。兩者定位清晰,亦幫助不同有需要的市民。

如今正方以出售公屋,讓公屋戶享受升值回報,從而向上流動,這對公屋戶而言當然是利處,但從政策理念而言,有兩大疑問:

(一)政府是否有責任或需要保障公屋住戶可以置業?以極低租金租出房屋以滿足其住屋需要,保障其「擁有物業」是否政府的基本責任?(再者,公屋戶的經濟能力有限,政策會否吸引能力不足的公屋戶置業,而付上太沉重的負擔問題,或補地價後樓市萬一貶值,公屋戶變成負資產的問題將如何處理,這是政府應否幫/鼓勵欠經濟能力的人置業的問題,亦解釋了為何居屋的定位是協助有一定經濟基礎的人上樓)。

(二)公屋戶以購買時的市值補地價,往後升值後的收益,便成為公屋戶的龐大回報
,這對公屋戶當然也是利,也絕對有助其向上流動,但問題是由公屋戶置業到享受樓市升值的回報,整個過程都是以公帑在補貼公屋戶賺取龐大的物業回報,這是否合理
?這不等如政府用土地建屋,再以極低廉的方式賣予公屋戶(第一重補貼),然後樓市升值又不用補回市值地價,然後卻可以市值價格賣出(第二重補貼),如何合理化這非必要的高度補貼政策?

以上是聽畢正方主辯後的最大疑問,如沒有先就此立論基礎進行論證,則一來說服力不足,二來讓反方有攻擊的機會,這是政策辯題先就政策理念進行解說的重要性。

二、攻其必守 避免泥沼

辯論比賽,「電光火石」,辯員在台上時(包括筆者)都很容易傾向駁倒對手表面提出的論點,如正方提協助公屋戶置業,反方便質疑成效有多大,有多少公戶會有人購買。正方提有助房委會財政穩建,反方便質疑房委會財政是否不穩等等。但筆者認為點對點式的質疑及攻擊並不一定最為明智,一來對手提出的論點,自有一定資料及論述基礎,要完全擊倒並不容易,容易流於雙方反提不同數據而成為泥沼。(辯員常因預備了很多資料,所以在辯論場上特別傾向互相援引各自數據,但對評判而言,不見得何者有特別優勢)

因此,曾有前輩傳授辯論聆聽的技巧,不(單)是聽對手表面提出甚麼論點,而是聽其沒有提出的隱含立場。相對於反方本場提出關於方案細節、置業成效、房委會是否財政不穩等質疑,我認為更應該攻擊正方的立論基礎。亦即剛才提及正方立論時所沒有交待的政策理念。例如:
(一) 正方如何論證政府在已經協助基層市民有住所的同時,有必要進一步保障其可以「擁有物業」。
(二) 政府在有關政策下是否對公屋戶做成「雙重且龐大」的補貼,這是否合乎公帑運用的原則?
(三) 公屋定位是以低價租出單位補障最基層的市民有屋可住,居屋定位才是協助有一定能力的「夾心階層」置業,如果公屋戶有能力置業,可買居屋或綠置居,如無能力便繼續租公屋。如今公屋也作出售,其定位與居屋有何分別?以後是否合併房屋階梯,變成一種公營房屋,或租或買便可,何需再作分類

相對於論點細節的糾纏,筆者認為立論基礎更值得攻擊,因為一旦正方難以交交,往下論點示攻自破,這是「攻其必守」的重要性。

三、過度推論 偽命題湧現

辯論比賽,雙方均有時間預備,很多時候均會預設對手論點及預備一系列反駁稿件。充足預備是必需,但靈活按實際情況應用及調節也考辯員功力。這場比賽中有不少位置及攻擊,筆者認為並無必要,甚至是偽命題或假兩難。

例如反方經常質疑正方為何最有需要的人不幫忙,反而幫次有需要的公屋戶。但不同政策自有不同目標,難道所有政策均只可以幫助最有需要的人為先?否則便不應推行
?故正方反問居屋是否也也應興建?因為居屋也不是幫助反方口中的劏房戶,而且政策眾多,要幫最有需要的市民自有其他政策,與租者置其屋計劃有何關係?

另外,反方亦提及過往出售公屋成效不高,只有少數人購買,為何要為此而阻礙公屋流轉?但這說法本身是不能並存的,如果政策成效低,無人買,公屋流轉又何來會大受影響?大受影響必然是因為大量單位售出,故不可能成效少但影響大。(提及公屋流轉的爭論,正方也一直有一個不合常理的說法,就是堅持計劃不影響流轉,因為公屋戶不買也會永遠租住,但這是不合理的,公屋本身就是希望市民減輕房屋負擔,累積財富,最後離開公屋市場,如果容許買下公屋,有關公屋便永遠不可能再作流轉之用,怎會對流轉沒有影響?你可說影響不大,因未必很多人有能力離開公屋,但強行說是沒有分別,這是有違常理)

至於正方亦有類似情況,例如攻擊反方為何居屋可賣,公屋不可?但本質上兩個政策就的定位就是不同,前者就是平租給最有需要人士,後者是協助有一定能力人士上樓,正方將兩個政策方理念混為一談,也是刻意模糊政策焦點,如反方反問:「如果正方如是說,請問公屋、居屋有何分別,是否應合併?」

另外,正方質疑如不賣公屋,如何保障房委會收入,但賣公屋何時成為房委會的必要收支平衡手段?很簡單,政府增加資助便可,公營房屋本來就不賺錢,為何以收支作主要考慮。如果介意政府增加公帑補助,那利用土地資源補助公屋戶置業,再賣樓賺錢,這不是更大的公帑補助?

上述內容看似批評較多,但其實雙方在資料搜集及辯技表現上也表現得很不錯,只是為免篇幅太長,選擇較多著墨於如何優化的部分上,希望大家可以提出更多不同策略及打法建議,互相學習,提升討論風氣。

筆者為華英中學辯論隊負責老師 賴礎賢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