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評:2020年大專辯論賽第六場初賽

鳴謝 Victo Hau 分享比賽片段

辯題:「居者有其屋」售價與私人房屋巿場脫鈎利大於弊
正方:香港中文大學
反方:香港樹仁大學
賽果:0:3
最佳辯論員:反方第一副辯

筆者中學時期學習辯論,當時iDebate有不同的賽評,供有志之士參考反思。近日受疫情影響,不少比賽延期取消,同學們失卻了作賽提升的機會,甚為可惜。恰巧上週有數場大專辯論賽上演,筆者便挑選了其中一場作點評,希望重燃賽評之風,同學亦不至於停賽停學。

早在2018年,已有社會人士因應樓價持續高企,市民始終無法負擔居屋樓價,因此提倡居屋樓價與私人房屋市場價格脫鈎,設彈性呎價協助市民置業。相關政策孰利孰弊,代表正方的香港中文大學及反方的香港樹仁大學,就此展開交鋒。

【雙方主線歸納】

於主辯環節,正反雙方達成了兩大共識:

一﹑政府有責任協助市民置業,而現時由政府制定,分別由公營房屋﹑「居者有其屋」及私人樓宇所組成的置業階梯,確實有其流轉作用;

二﹑「居者有其屋」的定位乃協助高於申請公屋入息上限,但未有經濟能力於私人市場置業的申請者。

就著上述兩點,正方主辯於開首甫指出,由於現時一手居屋售價與私人房屋單位市價掛鈎,所以根據市民可負擔比率調整後,居屋一般以市價的七折發售。但由於過去十年,樓價大幅飆升,因此在掛鈎的情況下,居屋價格亦隨之急升,脫離市民可負擔水平。因此正方倡議政府在考慮居屋售價時,應先將其與市價脫鈎,再由政府訂立居屋售價新的上下限。由此論點有二:一﹑基於現時居屋單位的售價遠超政府所訂立的可負擔水平,更壓縮市民的可支配收入,若果政府將居屋價格及市價脫鈎,就具備彈性地按照申請者的負擔能力訂價,協助其置業;二﹑有私樓業主參考居屋樓價後,調高私樓售價以增加利潤,在這個情況下,居屋價格亦會因為市價被拉高而再受牽連,形成惡性循環。

反方主辯於開辯便針對正方主辯提出的「負擔能力」一詞發揮,指出房委會一直以來並非如正方所指,死守居屋售價為市價七折的水平,而是有根據當其時市民的負擔能力作為基礎,曾進行折扣調整,藉此打破正方描繪居屋價格高企不下,令市民無法負擔的印象。反方更質疑一旦兩者脫鈎,會否破壞居屋在置業階梯中的定位。由此開出兩大論點:一﹑破壞居屋定位,因為居屋擁有綠白表市場,政府會讓合資格申請者不用補地價便可購買居屋,協助釋放公﹑居屋單位,但一旦兩者脫鈎,就令居屋無法匹配至正確受眾,失去其流轉作用;二﹑令土地問題更趨惡化,因為現時香港土地短缺,政府需要興建大量公屋,若果居屋戶失去於二手市場放售居屋的誘因,就會令公屋戶停留於公戶,居屋戶亦如是,增加建屋土地的負擔。

由此可見,正方較集中於討論對居屋一手市場的利處,而反方就嘗試從對二手市場的禍害入手。從筆者角度看來,雙方的主線論點都頗為合理,但主線的執行,乃至能否呈現清晰的利弊比較框架,就成了是次比賽的勝負分野。在分享個人想法之前,筆者特別推介讀者先拜讀另一場大專辯論賽的評論,某程度上這場比賽也有類似的問題。閣下能看通多少,能否舉一反三?最好的學習過程就是給自己來個小測吧!

在筆者眼中,賽評有兩個切入點:一,是代入當場評判的角度去分享第一感覺;二,則是就如各隊教練,師兄姐和大家做的,反覆重溫,深入拆解當中細節,從主線到辯位,從臺上到臺下分析透切。但由於筆者較為懶惰,故大抵只用第一個角度切入,在沒有翻看的情況下說說感受。

【比賽賞析要點】

1)回應的比回稿的重要

辯場有前輩經常提及辯論中的「辯」及「論」的分配,甚至多次直指「辯」比「論」重要。勇於與對方的論點直接交鋒更容易成就一場精彩的辯論賽。看到比賽中後段,筆者的感覺是大家都相對保守,力陳己見多於挑戰對方。

先論正方,正方對於反方提出要討論居屋二手市場的回應過於簡單,可能筆者能力有限,感覺上正方一副講解了何謂一手及二手市場,就倉促下了結論說今日要討論的是一手市場,但並沒有交待不或不能討論二手市場的明確原因。從反方主辯稿件鋪排,基本看出策略是要咬死二手市場,這應對恐怕難以帶過。

另一方面是太遲才展示要對方花時間解釋的質問,如二手市場一直都並未在政府的影響下,與市價掛鈎又何來透過政策促使脫鈎的要求呢?甚至筆者疑問何不大膽承認哪怕居屋二手是私人市場的一部分,反問即使一手市場脫鈎,二手根據市場自由擬定價格又有何問題呢?正如2018年已經落實的做法,到底實際上是如何衝擊了樓市?超額認購?那怕超額120倍,實際又會出現什麼問題呢?多人願望落空?而這不正正是正方自己的願景,體現定價普遍市民都能負擔嗎?在這一步,正能彰顯己方利處,反映市民置業需求殷切。當然,準備二手市場的戰場時,相信正方未必預料反方會大打這個吧。

而反方亦然,在正方提出要照顧公屋戶的置業需要,不斷強調能夠購置居屋大多是較有經濟能力的人,這不公平。筆者認為超額認購可以是一個符合購買力的佐證,但其實對方的理想去到一個怎樣的負擔水平呢?更加值得要求交待!直到台下發問,才出現了一條相對傾向攻擊當中邏輯的發問,是關於質疑對方的置業階梯究竟分多少層。在筆者看來,正方的理論下所有出售的居屋,都必須可以讓所有居住在公屋的人能夠從租戶變為業主才算滿足原意,否則仍會出現負擔能力較高的人才買得起居屋的所謂不公平情況。

另外當正方提出有相當一部分中籤者放棄選樓是因為未能負擔的時候,亦未見對棄籤原因單一歸因的質疑,反而改為表達對超額認購更多的擔憂,某程度削弱了自身建構超額認購代表大家能負擔的論述,甚為可惜。

2)別人聽懂的,比自己說了的重要

演繹上:

幾乎每年大專辯論賽評判都會掛在口邊的,是有部分辯員出現語速快的情況,這場亦然。筆者明白大家加快語速是希望表達儘量多的內容,甚或藉此提升說話的銳利度。但當聽衆難以跟進內容,說再多的是徒然,強化辭鋒的構想亦可能落空。尤其在大專辯論台板,面對的多不是久經沙場的辯論員。要教授、博士短時間內聽到、聽明、思考、判斷基本是強人所難。評判口中的語速太快,在筆者看來那個只是結果,感覺的描述。要改善這種觀感不應過份簡單化看成:語速慢些便可。而要實質牽涉到的是對麥克風的運用,音調、語氣、停頓的控制,甚至是表達資料的句式變化等等更多的細節。

筆者建議在休賽期間,其實大可透過咬字、語氣、停頓入手調整。同時配合自我錄影或錄音、甚至是邀請身旁的人(非辯論員)給自己的聽後感以作基礎進行提升。同樣的內容,不同的辯員用各自的表達方式分數也會差天共地。論據資料策略重要,但沒有讓人聽到、聽懂的能力做奠基很多的準備時的努力最後卻白費。最漫不經心的有時候是卻是最基本、最重要的環節。

(備註:戴上口罩作賽,某程度上對辯員的心理、生理有負面影響。如正方主辯多次要調整呼吸及口罩位置令演繹稿件失預算,幾近超時。若戴上口罩作賽是必然,準備比賽時,花時間選取適合發言的口罩、熟悉戴上口罩的用聲及呼吸節奏,減少突發情況是一種值得的付出。)

內容上:

別人聽到多少,很大程度上是語速的問題,但聽懂多少就牽涉到內容鋪排的問題。這場比賽有兩方面值得探討。第一,雙方主辯鋪陳背景時是否有將某些進程中用到概念解釋,方便後面討論?第二,是否有將資料,內容進行簡化或重新包裝?

第一個層面上,筆者認為略為欠缺,故此在比賽中後段的,當概念疊加就讓聽者理解起來略為吃力。而在第二層面往往都是大家忽略的,但卻是有效傳遞信息的重要一環。辯題越難,內容越要從大專落地到大衆。每場辯論的辯題都不同,有些是與日常生活相關的,我們大可侃侃而談,不需太多的修飾。(如,中學生不應談戀愛,本港應重新興建垃圾焚化爐)這些是相對容易理解的,聽眾大多在概念上、認知上有雛形浮現的,容易聽懂。但有些辯題牽涉相對複雜的概念,或者存在不少基本認知以外的事物。例如這場比賽中就出現了居屋與公屋與私人樓宇的理念上的分別、脫鈎與掛鈎具體是甚麼、又有何影響,到甚麼是置業階梯、政府對市民置業的責任等都可能是評判/聽眾心中比較模糊的理論,就要進行二次包裝。轉化過程中儘量減少計算,繁複的邏輯解釋改為簡單的例子,甚至想法子與聽眾扯上關係的設例,更方便大家短時間理解。

3)自己贏的,比我們贏的重要

筆者觀看大專辯論賽時,常留意曾經在中學辯界馳騁的辯員最終代表哪所院校出賽、表現如何,甚或在大專界奮戰多年的辯員又有甚麼蛻變。這場比賽中亦有不少熟悉的面孔,有興趣的讀者大可觀重看這場比賽的佳辯(即樹仁大學第一副辯)在過去幾屆大專辯論賽影片,找找不同。

在筆者看來,幾方面的轉變最為顯著。表達上,語調較明顯高低分明,語速調整,比過去顯得主次分明,內容清晰。組織上,稿件有架構分成三大部分 (目的、手段、藍圖)而論述篇幅亦見平均,讓評判、聽眾容易跟進思路。在資料運用上,整體亦較過去強,不但能在辯位上引用資料作反駁、反問,加強了論證的說服力。更見於自由辯的幾次應對,直接引用資料作出即時回應,令正方的某些質問反成了反方的取分位。一場佳辯有些時候不單是當場表示的肯定,或許是它見證了有些作出過的努力,更甚是連自己都未曾察覺的蛻變。再次披甲,繼續馳騁辯場,有時是為了讓經驗幫助己隊爭取分數勝出、有時力求為台上新秀分擔壓力。但不時給自己一些刻度、一些座標才有繼續進步的動力,某天回望,可能較比數上的勝負更顯價值。

筆者為:
香港浸會大學中文辯論隊前隊員 馮偉峻先生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辯論隊前隊長 謝智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