辯論與工作的關係

2018年星島決賽,政務司司長張建宗致辭時,曾提及辯論對加入政府工作有所幫助。大概這就是外行人對辯論的印象:辯員會做官、會從政、會教書(近日的辯論教練bingo亦有此一項),除此之外辯論跟工作無甚關係,甚至跟經常講求妥協的職場格格不入。筆者正職從事人事顧問工作,工餘則擔任辯論隊教練多年,今日嘗試將兩者結合,探討辯論與工作的關係。

要很互聯網風格地說「跟辯論有關的十大工作」(「辯論員最新的工作令各專家無語」?)或許不行,因為辯論沒有直接指向特定的工作(而這不是缺點:我們在校園參與的大部份課外活動,如不成為職業選手都不會轉化成工作),但辯論的訓練,是解決問題的基本,也就是所有工作的基本。

辯論講求確當思考,而確當的要求,包括清晰的定義和標準、充份的理據、論述前後的一致性等,在任何思考過程裡都是共通的,只是格式不同、情況不同,思考的目標和結果會不一樣。放諸辯論比賽,立場既定,思考的結果會以針鋒相對的方式呈現;放諸解難,開放結論,確當思考就是解決問題的根本。受時間、賽規所限,辯論比賽大概無法促進極深入的研究,但從中培養確當的思考能力是可以的,打開自己對不同範疇的基本認知、擴闊自己的知識基礎也是可以的。招聘廣告常見的soft skills要求,例如strong analytical skills、critical thinking、able to work independently等,無非就是要求這些。

要辯論有這樣的訓練效果,辯員本身得對自己有一定要求。簡單將要求歸納為十二個字:「多思考多內容,少攬炒少辯技」。雖然思考是辯論比賽的基本,但大部份辯論比賽的評分比重,內容分都佔不足一半,意味著辯員有內容以外的取分途徑;事實上,較忽略自身論述、相對側重盤問和演繹昇華的打法,似乎亦日益多見。於應付辯論比賽的過程中,多著重己方的立論,確保自己就算在沒對手的情況下,仍然有話要說而且言之成理,大家將辯論的經驗應用於生活其他環節的能力就會較高。

我們一生人,就算不從事任何銷售工作,都總得推銷自己幾次——例如面試,就是把自己推銷出去的過程。就算有一天,有幸晉升,當管理層也是把自己的理念宣揚開去。如果辯員的工作就是服人,只要稍加調節,辯員們在職場就應該有一定的先天優勢。希望大家在今天為獎盃而辯的同時,在技能和心態上好好裝備自備,好讓你們日後能夠好好地為生活而辯。

香港華仁書院中文辯論隊前教練
The Agency Hong Kong 管理顧問
JL 林俊謙先生

後記:

一)不要忽略辯論員的心理質素。辯論員工時極長,而且經常需要處理超越他們常規課程水平的知識和資料。這種長時間而高水平的訓練,往往使他們的學習能力遠高於同輩。

二)為何辯論是一項演說活動,但內文對辯員的演說能力近乎沒有著墨?因為筆者相信,只要辯員知道自己該說什麼,隨著經驗,他們會自然培養出一定的演說能力。而既然一般人都能將辯論和演說掛勾,筆者亦沒有在此說明的必要,篇幅就留給較重要的內容。

三)辯論的訓練,除了令人懂得確當思考,也會讓人知道如何不確當思考而不被攻破,所謂詭辯正是如此。但願張司長「辯員當官」之說,是因為辯員真有解難之能,或者只是數據上的巧合,而非因為當官需要懂得辯論的暗黑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