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大專辯論賽第三場初賽賽評(余維隆、陳蘊瑩)

鳴謝 Victo Hau 分享比賽片段

辯題:南北韓統一對兩韓發展利大於弊
正方:香港理工大學
反方:香港教育大學
結果:1:2
最佳辯論員:正方第一副辯

筆者為教大前辯員,亦有參與主線設計及賽前討論。不過本文內容以比賽發言內容為基礎進行分析。首先梳理場上正反雙方攻防:

正方:

  1. 正方論點:提出可以節省軍費開支。
    反方回應:前三個位置並無回應,台下通過外國例子提出質疑。
  2. 正方論點:提出兩國天然資源、人力資源、資金技術等方面可以互補。
    反方三點回應:一是上述利處並非根屬統一,而根屬兩韓關係正常化;二是南韓未必需要北韓的人力資源;三是天然資源未必開採得到,亦可能成為兩韓紛爭導火線。
  3. 正方論點:認為兩國結合可以增加國力,減少受其他國家影響。
    反方回應:前三個位置並無回應,台下有通過外國例子質疑。

反方:

  1. 反方論點:提出南韓國民在收稅情況下普遍不想統一。
    正方兩點回應:一是指出方案提出一年後,相關調查的數字已經有所回升;二是指出有調查顯示南韓人普遍希望統一。
  2. 反方論點:提出避免戰爭、避免飢荒、兩韓經貿往來等利處根屬於北韓棄核、聯合國撤銷制裁以及兩韓正常化。
    正方兩點回應:一是這些階段屬於統一進程一部分,兩韓正因朝向統一這目標才會進行上述階段,例如北韓要統一才會安心棄核;二是既然已經關係正常化,為何不可進一步進行統一?
  3. 反方論點:提出兩國經濟、政治制度差異,導致兩韓人民統一之後可能出現激烈矛盾。
    正方回應:兩韓差異統一之後可以慢慢收窄。

從評判分紙顯示,兩隊表現相當接近,其中一張分紙只相差1分,所以應可理解為兩方均無明顯優勢。從上方歸納所見,反方對於正方提出的三個論點,有兩個都是到台下才有回應,對於天然、人力資源、優勢互補這個觀點的回應亦不算有力,只提出南韓「可能」不需北韓人力資源,兩韓「可能」開採不到稀土資源,不算推翻正方利處,僅指出利處不一定成立。相反,正方前場對反方各點均有不同程度回應,那麼為何遲遲不回應正方論點的反方,在評判眼中沒有處於明顯劣勢?

下文僅為筆者設想,並不代表必定是評判想法,只望提供一個角度解答上述問題,並嘗試帶出利弊討論重點、處理數字分歧等問題。

首先利弊辯題很常見,筆者認為有以下三點可留意:

(一)利弊威力,全在細節建構

是場比賽首要問題在於,正方並未有仔細描述統一後的制度設計和發展軌跡,而將論述僅僅停留放在利處描述上。利弊比較之前,雙方應先確定各自的利處和弊處出現的可能性均是顯著,並且能清晰描述其發生機制,否則利弊產生過程不明確,很難進一步作比較。

正方場上有明確指出並無必要說明統一後的制度設計,他們只需要討論利弊即可。此一說法的問題在於,沒有說明制度如何運作,就難以描述統一之後國民間以何種方式互動,這些互動會受到什麼規範,出現價值、利益的矛盾情況下以甚麼機制舒緩消解,因此難以證明如何避免兩國國民統一後有可能出現的嚴重衝突,此情況下國家後續平穩發展這一觀點變得不穩妥。簡單而言,不但要描述利處是什麼以及有多重要,亦要描述利處發生的機制和過程。

(二)萬勿簡化例子,代替整體論述

反方針對此一問題論述篇幅相對較多,主辯嘗試質疑正方沒有說明統一後的制度,難以進行利弊討論。一二副則通過解釋外國例子,說明南北韓亦可能如歷史上其他國家一樣,因政治制度、經濟政策的不兼容而導致內部衝突,然後指出正方的利處並非必然,在實踐上可能導致兩國人民陷入矛盾紛爭,最終像捷克斯洛伐克和也門一樣統一之後再度分裂。

正方對反方提出的外國例子並無直接回應(可能由於反方一副才開始提出外國例子,導致正方中場之前只有一位辯員有機會回應),正方二副嘗試提出德國統一來證明國民內部不一定出現矛盾。不過此處有兩個問題,一是舉例時並無說明德國統一後沒有出現矛盾的原因,因此無從得知究竟兩韓為何會像兩德一樣平穩發展;二是沒有描述東西德與南北韓的相似性,以致無法直接將兩國類比。

承接上一段的分析,由於正方沒有描述統一後的制度設計和發展軌跡,因此即便二副改變稿件內容嘗試分析德國情況,但缺乏對兩韓統一後制度的論述,也很難確定究竟為何兩韓統一會像德國統一這樣平穩,而非像其他國家一樣出現內部衝突,例如德國行聯邦制、推行團結稅等(類似南韓提出的統一稅,目的為統一後支援東德),兩韓是否會複製此一模式?如果一定不會或者不一定會,如何保證德國的情況在兩韓出現?不過這些對德國例子可比性的質疑,反方場上亦無提出。

反方雖有說明南北韓與也門以及捷克斯洛伐克的相似性,但解釋力弱。反方僅指出捷克和斯洛伐克分別實施資本主義以及社會主義導致國民不適應國家政策導致矛盾,南北也門則因天然資源利益分配導致內戰,嘗試說明南北韓也有兩國類似情況,所以可能出現類似後果。但東西德統一前(或者準確是西德兼併東德),西德和東德同樣分別實行資本主義以及社會主義,不同經濟制度是否必然導致統一後的紛爭衝突?不過正方並未通過東西德例子深入剖析這方面問題,僅僅在二副簡單提問了為何德國沒有出現問題。

總括而言,正方對於統一後的制度設計和發展軌跡缺乏描述,反方的外國例子釋力不夠,但反方嘗試描述統一後國家內部矛盾紛爭出現的原因以及後果(不過論述方式籠統抽象),因此在此一戰場反方或佔非常些微優勢。又由於雙方都未能在場上說明,為何各自提出的例子具有更高的可比性,僅僅「例子駁例子」,或許是雙方比數非常接近的原因。

(三)弄清利弊根屬,方可「入肉」討論

對於統一前各階段的分析,正方基本缺乏此一部分,反方則簡單論述。針對正方提出關於避免戰爭以及消除飢荒的利處,反方通過描述統一前的各個階段,嘗試切割避免戰爭、消除飢荒、經貿人員往來等利處與統一與否無關,反方首先指出統一在以下前提滿足才發生,即北韓棄核換取聯合國撤銷制裁(或調轉),各國進行人道援助解決糧食問題,兩韓關係正常化,互通經貿以及人口可以流動,然後開始磋商統一安排。反方嘗試說明,避免戰爭、消除飢荒、經貿往來等利處均是統一前各個階段產生,並非統一後出現的利處。

正方對此提出質疑,認為如果不統一,北韓不願放棄核武,所以棄核這個利處與統一密切相關。反方回應方式是,如果北韓真的願意為了統一棄核,那麼統一提出了這麼多年,為何還不真棄核進入統一進程。雙方對於這一點的爭論停留於此,正反雙方都不算釐清,為何棄核與統一有(或沒有)密切關係。

而這問題涉及正方兩個重要利處的根屬性,到底屬於統一後還是統一前?由於此問題未有清晰論證,這兩個重要利處正方主辯後就沒有強調,台下開始亦不再提及,在利弊討論中逐漸被排除。

除了利弊辯題外,在處理不同類型題目都少不了運用數據佐證,然而如上文所言,並非有例有數字便必然成功論證,因此下文會集中討論運用數據時應留意的地方。

(甲)民調的前設與結果

前場三個位置均有不同民調數字,但雙方基本各執一詞並沒有仔細分析民調的含意。簡單而言,正方認為南韓國民普遍支持統一,反方認為南韓國民普遍反對要交稅進行統一。這個戰場雙方基本上都沒有推進(提出多一個數字不能算作推進),都是各自讀出有利己方的民調結果。如果要推進討論,應該先說明自己舉出的民調的調查方法、抽樣方法、問卷問題等資料,並要求對方亦提出相關內容,然後按照雙方提出的細節進行討論,到底哪個調查比較合理作為參考。民意調查的細節不同,造成最後結果差異很大。

民意調查在不同類型辯題中也有機會運用,本文嘗試簡單提出處理民調結果分歧的一些注意事項以及建議。以下斜體問題為筆者更改後的問卷問題,正體問題為原問卷問題,可見問卷問題如果有隱含前設或者複合問題,贊成的人有可能是贊成問題的某部分但反對另一部分,或者基於某些沒有明言的前設才贊成。

  1. 你支唔支持政府重推租務管制,包括管制租金嘅升幅,以及保障租客嘅續租權?
  2. 你支唔支持政府重推租務管制,包括干預房屋市場價格,以及業主無權拒絕租客續租要求?
  3. 你支唔支持政府推行租務管制?
  4. 你支唔支持政府立法推行租務管制?

A 與 B 分別有不同隱藏前設,前者暗示租管要保障某類人的權利,後者暗示租管要剝奪某類人的權利,受訪者對於兩種取態的感受可能不一樣,導致答案有不同。另外,究竟贊成(或反對)的人是贊成要租管,還是贊成要保障某些人的權利?反對的人是反對租管,是反對限制租金升幅但支持保障續租權,還是反對保障續租權但支持限制租金升幅,抑或兩者都反對?一旦問題中有隱含的訊息以及同時包含多個問題,就很難從受訪者簡單的贊成或反對立場中得出確定的結論。

C 和 D 問題相對簡單,但其實 D 亦隱含兩個訊息,一是租務管制,一是立法,反對的人可能反對立法這種手段但贊成租務管制,不過如果現實上不立法難以推行租務管制,則D的問題所反映的民意可能更接近現實討論,不一定問題愈簡單就必然愈合理。

賽前在各類媒體找到民調結果後,建議進一步查找原文,看看民調的調查方法、樣本資料、問卷設計等。了解清楚:

  1. 機構以什麼方式進行調查?
  2. 訪問了哪些人?
  3. 具體問了什麼問題?
  4. 結果?

這樣才可具體知道受訪者贊成或反對什麼。民意調查所涉及的問題以及統計學知識不可能一篇文章說清楚,筆者亦非專家,有意仔細研究,最好向相關專業背景的老師或教授請教。

*資料來源:https://static.wixstatic.com/ugd/560b29_5410c00553b84766bf85024d89568f21.pdf

(乙)民調的用處

民意調查在本場比賽前半段是爭論重點之一,雙方前場三位辯員均有提及不同數字。不過究竟民意調查在利弊討論當中,佔據什麼重要位置,這點卻沒有被釐清。民意普遍贊成(或反對)統一,與統一後產生的利弊有什麼關係?如果民意贊成(或反對)不會或者很低程度影響統一後的利弊,那麼當這個戰場陷入混亂的情況下,可以考慮把哪一方真正掌握民意這個問題按下不表,直接比較利弊。

正方而言,軍費開支大幅減少、資金技術與人力天然資源優惠互補等利處,究竟與民意贊成(或反對)有多大關係?民意反對統一,所以統一後軍費開支就不能減少?技術資金就難以往來?天然資源就難以開發?

反方而言,政治制度、經濟政策矛盾所導致的國家內部紛爭甚至內戰,與民意贊成(或反對)統一有什麼關係?難道說一句贊成統一,就代表以後國民願意拋開實際利益考慮?那些統一後分裂的國家,國民難道都是被逼統一?如果他們有意願統一就代表不會因政治經濟問題而產生激烈矛盾?

民意對利弊討論有何重要,這問題場上幾乎沒觸及,因此亦不知道爭奪民意解釋權的用意。不過要強調,筆者並非認為民意對國家發展過程中產生的利弊不會發揮任何影響力,尤其在民主社會和市場機制主導的國家,民意對一個政策實施後的利弊,絕對有可能產生非常顯著的影響。但第一,這種影響的發生機制必須被清楚描述,而不應認為民意「不證自明地」、「天然地」就影響到利弊討論;第二,就算民意對利弊產生影響,究竟要通過觀察人的行為模式才能描述這種影響,還是通過一個民調的幾個答案就證明到這種影響的存在,亦是需要細緻分析。

結語

是場比賽為近年大專難得出現的國際辯題,明顯為各院校帶來不少新挑戰,筆者亦未能簡要疏理處理國際辯題的重點。但以此文抛磚引玉,讓諸位討論,日後能更好地歸納處理國際辯題的要點。

香港教育大學前辯員

余維隆先生 陳蘊瑩小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