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大專辯論賽第三場初賽賽評(大屁孩)

鳴謝 Victo Hau 分享比賽片段

辯題:南北韓統一對兩韓發展利大於弊
正方:香港理工大學
反方:香港教育大學
結果:1:2
最佳辯論員:正方第一副辯

大專辯論賽以「衝出校園、關心社會」為主題多年,彷彿被主題定了界限,辯題主要集中在「社會」本地政策上。但近年開始出現探討「Metoo」、「虛擬貨幣」、「廉航」等題目,算是有更多突破。

回歸本文的重點,今年大專盃出現了「南北韓統一對兩韓發展利多於弊」,是鮮有的國際辯題。筆者知道有另一篇賽評會針對正反雙方的表現和提出一些建議。為免重複,故本文嘗試分享更多國際辯題與本地政策辯題準備時及場上執行時的分別。

近年大專盃經常被批評辯題「老土」、「離地」、「悶」。辯題通過機制是一個原因,但也只是其中之一。對於一個4、4、4、4分半,加上3條台下、2分半自由辯的賽制, 筆者認為在長度與環節設計上,其實挺適合深入探討本地政策辯題。例如上年的「民宿」、今年的「工廈」:大論點有2至3個、數據、外國例子有足夠時間鋪陳、主一二結可以做到有延伸而不重複,攻擊與論述兼備,還能輕耍花招。其實對辯員、評判、觀眾都是挺舒服。反面例子就例如1)中學星島賽制,2分半鐘要探討本地政策,論點和論據有時就要二擇其一;2)上年大專盃決賽探討「Metoo」,3、3、3、3分15要討論格局如此大的辯題,有時就會出現辯員要加快語速、或者交鋒位較少;3)2015年大專盃初賽探討「動物警察」,因為格局較小,其實去到後場頗為吃力及重複。

辯題的突破,也可意味着設計主線、打法上的突破。

當然,國際辯題也有格局大小之分。例如上年大專基盃的中美貿易戰,屬於短期國家戰略,而辯題設計亦集中了討論在美國經濟上。又或者在今次南北韓辯題,如果加上經濟、或人民,都能夠將格局收小。

筆者不是指格局太大就不能辯,或不好看,只是辯論比賽有別於寫論文或上國際關係課,比賽始終有時間限制,亦要評分,更有對手,需要兼顧範疇較多。就例如拍電視劇與拍電影的要求也有所不同。辯員面對格局較大的辯題,心理上及策略上,都需要與格局較小的本地政策辯題有分別。

正方主辯一開始鋪陳的背景較為複雜,對評判來說有機會太多資訊,而單一觀點中間的論述亦可能不足,但設計上對後場的機動性、新戰場開拓、對後場反擊的幫助亦較大。

背景上輕輕交代分裂原因,再拉闊到超越兩國層面,較多鋪陳各國干預,由過去到現在的趨勢,由合理干預演化為不合理干預,由外到內探討兩韓問題,再以此為基礎,轉到現在的困局。再輕打人民意願及方案(指出不同的方案都沒有所謂)。準則上更貪心地要求反方比較分裂(維持現狀)的利弊。

而反方主辯主要集中挑戰正方沒有具體方案,如何令北韓棄核的可行性,兩韓人民意願,再到兩韓統一之後嘅文化、政治差異。相對以言比較集中在兩韓內部問題,由可行性及實際問題角度出發,相對上較容易處理,但可推演的空間亦較少。

容筆者再重申一次,並不是主線設計越闊越好,而是需要貼近辯題格局。假如辯題格局許可,主線設計越闊,戰場選擇較多,點與點之間就可以方便打遊擊,攻守轉換較易,可遊走的空間較大,對與錯界線亦相對沒有那麼明顯。

就以標準工時為例,雙方的主要戰場會落在勞工慘況 + 方案設計 vs 中小企的困難 + 一刀切可行性。又例如討論民宿,雙方主要戰場會落在旅遊模式的轉變、條例的過時、立法更有效打擊 vs 自由與限制、安全及城市規劃等。所以即使勞工保障與旅遊業並無何者更為重要,但在辯論層面上,民宿的格局會比較大,設計主線時可以較闊(可以較闊不等於需要較闊)。

就以游泳及籃球為例。如果你參加的是游泳,變化較少,就更需要專注在少數的戰場上取勝。所以標準工時,正方設計的方案尤其重要,例如如何豁免。一失方案,道德高地再高也會兵敗如山到。但如果你參加的是籃球,可以走籃、入樽、三分球,還要配合隊友,需要走位及搶籃板,變化較多。這樣雖然不代表你不用專注,但即使某一個戰場不是你的強項,只要在這個對方的優勢戰場上,不要讓對方贏太多,甚至摸和(減少對方射3分),然後在自己的有利戰場上才搶分,甚至遊走在兩個有利戰場上,消耗對方時間,又是另外一種取勝方法。就例如民宿的正方,都需要有方案,但方案的重要程度就比標準工時為低,甚至只要捱過一副,摸和方案,到後段主打旅遊體驗及空間善用,比起硬守方案, 對正方更為有利。

回歸辯題,主線設計越闊,相對而言對主辯的壓力更大。因為後場想開的戰場較多,而特別在國際辯題上,因為相較本地政策,評判的共鳴感較低,因此後場要用的戰場,都最好在主辯稿上有所鋪陳。

拉闊戰場的好處,還能夠減少細節上的處理。就例如今場正方並沒有交出一個具體統一的方案,一般而言對正方較為不利,亦很容易成為了反方攻擊對象。

但其實國際辯題,一個確實的方案,相對而言的重要性比起一般政策方案為低,一來始終細節太多,二來與利處之間的必然關係較少,三來一個國際辯題上的確切方案,反方不停追求,反而有點強人所難。

就例如正方建議的聯邦制或邦聯制,利處的確與反方所言會有分別,但並不足以推翻辯題。而正方事前必然有一套甚至多套回應方法。

但反方聰明的地方在於沒有在這個地方糾纏,反而將其歸納為正方的不負責任點到即止,已沒有強行追問,反而令評判感覺偏向反方。

就例如同一天嶺大對科大的賽事,討論高地價政策。反方要求正方回答,不行高地價政策,實際收益減少多少。這其實是一個不錯的追擊,但假如問法不變,由主一二去到自由辯也一再追問,亦沒有釘蓋,更沒有以此為優勢轉到下一戰場,反而令評判覺得反方強人所難。

正方所設計的中美在兩韓之中角色、一個國家對於自己軍事主導權的重要性等,明顯是反方事前較少準備。而這種較為闊的戰場,相較兩韓文化衝突、北韓人民能否找到工作等問題,發揮空間較大。

由人民意願、實際利益,再到國家主導權,這樣由實到虛的鋪陳;由歷史因素、發展樽頸,再到中美兩國的箝制,這樣由過去現在到未來的推演。

國際辯題牽涉的範疇較多,例如民族性、歷史因素、地緣政治、各國角力、政治體制等。相對而言,較難設計一條邏輯全通、要求絕對正確的進路。國際舞台上,求真重要,但不一定是最重要。就例如釣魚台(日本稱為的尖閣諸島)究竟歸誰,不要說辯員難以求真,各國所交出的例證都可以同時是真,反正歷史就是由勝利者撰寫。又或者美國聯邦制「成功」,是基於很多不同因素,例如當年13州有英國這個共同敵人,亦花了很大的力氣在民族融合上,甚至經歷南北戰爭,才換到我們現在看來的「成功」。

回歸南北韓統一,牽涉因素甚多。筆者試舉出兩點:第一,大家以為金正恩是瘋狂領袖、猜不透,簽完協議亦會反口。但其實他這種「猜不透」,是可以猜透的。因為這是他的生存之道,如果他讓你猜透,知道他的底牌,他才沒法在弱肉強食的國際舞台生存。所以要他棄核,就要給他另一套生存之道。有另外一套生存之道,可能他才不想瘋狂。第二,經常在新聞上看到美國北韓爭拗,那麼他們是敵人嗎?假如沒有北韓,南韓就可名正言順要求美國撤軍,那麼美國就少了一個對準中國的炮台。小和平重要?還是美國眼中的大和平重要?還是利益更重要?

以上全是筆者猜度,但這些猜度,又必然只是猜度嗎?

有些國家統一「相對」成功(英國、美國),有些國家統一後再分裂(蘇聯、南斯拉夫),有些國家分裂後仍然「狗咬狗骨」(南北蘇丹)。國際關係上,困難,但亦是其有趣的地方,在於沒有一條必然成功的方程式,反而條條大路通羅馬。設計主線,或者打rebut時,不妨大膽一些。

回歸正方主線,這種拉闊戰場的打法,壞處是主辯會相對吃力,一、二副需要用來推演戰場的梗稿較多,而主一二的戰場分工需要更高的配合度。就例如一副主打實際利益及發展樽頸,尾段需要花時間鋪陳國家主導權,令二副可以就此發揮。因為主導權是相對比較虛的論點,需要由正一提出,再透過反一的回應,正二才能透過反駁反一,將這個較虛的論點更實在地打出來。

雖然這種打法好像很困難,但好處亦是有的。雖然兩位主辯的分野並不大,但到了一副的時候,正一利用主辯多戰場背景,減少正一臨場的負擔(正一的反應需求較反主及反一為高),可以透過拖對手進入某一個己方戰場、或是戰場的轉換,來進行攻擊及防守,而非依靠臨場反應,或者較短較零散的rebut。

例如反方攻擊人民意願,正方就可以透過人民(民調)沒有考慮給予中美雙方的軍備、土地、權力等進行反擊;當反方文化衝突進行攻擊,正方就能夠透過現在困局及未來各國對兩韓箝制的趨勢來處理。這種透過防守來進攻的方法,相較於將進攻的餐稿,與防守的梗稿割裂,變動稿件較少,而一副透過較為闊的背景進行推演,內容上亦會較豐富。

由於經過正一後,正方算是成功地將格局拉大,在這樣的前提下,反方原本的論點相較之下顯得較單一與狹窄,反一所承受的壓力較大,亦較難透過反主鋪陳的背景及戰場進行反擊。

但反一快速的反應,清晰有力的rebut,加上在攻擊過後,不貪心地回歸主線。同時將正方的利處撥入統一前的行動所帶來的,而非統一這個目的本身,算是發揮了反一最大的努力,減少分數上的差異。

到了二副的位置,正方二副亦盡量反駁反一提出的論點,包括民調、低技術勞工等,火力亦不錯。但卻不能夠將反駁有效拉入主線,迫使對方進行對正方有利的利弊比較。

其實正方有嘗試比較利弊,這是一個好的意圖。基於大部份粵語辯論比賽都是行單辯題制,在利弊辯題上,正方需要證明利大於弊,要反方則有三個方向選擇。能夠在上半場(台下發問前)完結前承認有弊處,然後比較利弊,其實對正方比較有利。

但正方由二副開始,到台下發問及答辯,再到自由辯,都是嘗試量化利弊,偏向比較數量、金額,而非質的比較。

例如強行解釋人工智能取代不了低技術勞工、減省後的軍備金額能否彌補統一稅;台下發問第一條有稍稍將軍備金額轉向主導權,但力道不足亦太遲。其他兩條都以提醒台上為主;自由辯更差不多只剩下浪費金錢這個戰場。

量化不是錯誤,正方亦應該要處理民調、文化衝突等問題。但比例上卻忘記了己方一開始制定的策略,反而收窄格局,不懂抽身,陷入對手有利戰場。

曾經有一位前輩講過:正方打理念,反方打細節。特別正方在前場設計了一個不錯的理念,但明顯到了愈後的位置,被反方拖入細節戰場,期望在細節戰場也能取勝,反而感覺上令正方的理想世界太理想,太絕對,而非解決目前困境的建議。面對70年都未能統一的兩韓。突破困局由負一變零可能是積極,冒險進取由一變二就可能是貪心。

反觀反方,反一在壓力下仍然有不錯表現,穩打穩扎,成功將棄核還是先統一這個疑問,植入評判腦中。到二副更有效承接一副提出的細節問題加以反擊,再有細節拉到捷克斯洛伐克、也門等外國例子,嘗試佐證正方的理想世界沒有那麼容易達成,成功擾亂對方。

粵語辯題中,反方只要令評判懷疑,認為正方太進取、太理所當然,就足夠輕取。
筆者認為這種實幹打法,十分適合教大。

能有效控制戰場數量,配合一二副紮實的打法,甚至結辯亦具備不下於副辯的清點能力,筆者認為這是教大近幾年大專盃均有非常不錯的表現,是四強決賽的常客的原因。

總括而言,雖然這場正反雙方都有改進空間,但雙方不論在主線設計、資料運用、場上交鋒都非常不錯,絕對算得上中上之選。

筆者十分樂見大專盃出現更多國際辯題,不論能力上還是賽制上,大專辯員們都絕對有能力處理,甚至主線設計設計得宜,反而比一般本地政策辯題更易處理。

大屁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