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識匱乏當足懼 篡改史實禍尤烈

筆者應該是吃錯藥才會寫這篇文章,畢竟已經兩三年沒有下筆寫字,最近打算寫散文小說,尋回文筆,不知為何今天按耐不住,一氣之下寫了這篇文章。

作為中學選修雙史、大專曾修讀哲學以及現修讀歷史的學生,其實與文憑試的考核方針脫節了一段時間,況且筆者在文憑試的成績慘不忍睹,因此本文先「戴頭盔」,以個人立場為前提,希望與各位多作討論,令自己也可以從中得益。

記憶中歷史科卷一有四條問題,前兩條則為甲部課程,即香港、中國、日本等亞洲史;後兩條為乙部課程,即一戰、二戰、冷戰等世界史。考核時間只有2小時,再加上審題及組織時間,一條題目實際上只有25分鐘作答。卷一的考核形式大多為資料題,其考核目的是為了讓學生掌握資料的解讀能力,以及將資料與史實連上關係的能力。本年的題二將中國與日本的歷史合併成一條問題,問及在20世紀上半葉日本與中國之關係。筆者感到十分羨慕,猶記得當年高中老師對我們說:「文憑試已經很多年沒有出日本了,今年一定出日本。」因此,我在日本史投放的心血是不少的,結果……唉(筆者是17dse)。

好,閒談結束,直入主題,逐題拆解,再談談筆者的看法。不厭其煩地再戴頭盔,筆者的建議答案、個人見解可能有錯處,同時也希望大家指點。

題a要求考生歸納一個妨礙中國現代化的問題,3分題,記憶沒錯的話應該是「問題一分、論據一分、解釋一分」,屬於非常典型的資料題,幾乎每屆考試都一定會出現。首先考生需要理解當時中國正面對改革的大潮流,需要外來思想改變社會等歷史背景,再就資料歸納。如果細心閱讀資料c,不難發現中國面對的問題屬學術上的問題,中國缺乏法政學科的專才,以致未能透過相關的專才推動民主社會,妨礙政治現代化發展,此其一。其二是從資料可以歸納中國沒有能力培養某些專才,需要借助外力,反映中國在現代化的過程中極度依賴國際關係,倘若中國與其他國家的外交關係較差,有可能阻礙現代化發展。

整體而言,只要學生能夠指出問題,提出論據,解釋答案,便能夠全取三分,加上題a出題模式一直存在於文憑試,並無不妥。

題b要求考生參考資料d說明革命黨人在推翻清政府有多成功,屬筆者最不擅長的4分題,而題目本身並無規定學生要回答完全成功,其實考生可以自行選擇很大程度上成功/部分成功,因此重點在於資料d的史料面向是成功或失敗。歸納資料d,有數個位置都可以作為論據使用,其一是革命軍的勢力範圍有14個省份,屬當時的過半;其二是革命軍與清政府的停戰;其三是三井洋行的借款條件;其四是滿清政府依舊到處殺戮。如此多的論據,考生都能夠靠觀察資料並加上史實作延伸,而且論據並不是只能夠印證一個立場。

因此題b要求考生交代立場,沒有逼使學生選擇既定立場,而且資料中的論據頗多,發揮空間相對大,非常適合判斷考生是否有足夠的能力就立場交出一個具說服力的論證。

接下來是最具爭議性的題c,「1900-45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問考生是否同意這句陳述句,要參考兩份資料並加入個人見解,完成題目。

8分題最少需要四個論點,4分資料、4分個人史識。題目是利弊比較,必然要提及利處及弊處,若然有駁論更好。更甚,不能夠只側重單一年代,要平均地論述20世紀上半葉日本是否對中國利大於弊。筆者或許會選擇很大程度上同意,用資料c論證教育方面的利處、資料d論證經濟方面的利處,再就個人所知論述1920-1945年日本對中國的利處,例如以日本侵華解釋國共合作的原因,戰後然中國共產黨從中獲得大量兵器,能夠與國民黨一戰,建立新中國,最後再以個人所知論述弊大於利。其實細心一想,這條題目的走向確實很多,可以寫完全同意或完全反對,提出4個或以上立場一致的論證,也可以寫3正1反、3反1正,確實能夠考核學生的批判能力。

「夾帶了極為片面的資料,致試題具引導性,考生可能因而達至偏頗的結論,嚴重傷害了在日本侵華戰爭中受到莫大苦難的國民的感情和尊嚴。」這是教育局對試卷的指控。筆者作為離開文憑試制度數年的學生,看過試題的第一眼,也認為有少許奇怪,例如資料的時間介乎於1905-1912年,一下子將視野拉闊到整個二十世紀上半頁,在觀感上稍微唐突,而且需要參考資料,可能會出現三個論點的時間線相差甚遠;另外,筆者認為題目沒有對日本和中國界定方向,以致問題討論空間廣泛,作答時不好拿捏。但細心一想,文憑試不正是考核學生的多角度思考嗎?學生需要自行介題、需要分配內容比例、需要將視野拉闊,例如將不同字詞作定義,日本的哪方面措施對中國哪個方面帶來利處等,這也是我當年在高中教育所學習的。資料題不能全是考核學生的資料考核能力,不然學生不需要溫習,直接「裸考」,只看資料回答題目。所以才需要拉闊時間線,確認考生清楚了解整個歷史發展的脈絡,運用多角度思考,並需要大量的歷史史實,才能夠達到課程指引所說,「陳述和詮釋歷史的不同方式,藉以表達不同的觀點與角度」。

實際上,這種出題模式過往也曾經應用,例如2017年的卷一題二中,兩份資料的時間線是1943及1945年,當時資料c是中國共產黨在1943年的黨報,內容指出中國共產黨應仿效西方,建立民主自由的中國;資料d是毛澤東在1945年抗戰勝利後的報告,提及要廢除一黨專政,建立民主的聯合政府,最終希望達致民選政府。按照教育局的說法,兩份資料嘗試讚美中國共產黨對西方民主政治的追求,又算不算引導學生達至偏頗的結論呢?同時,當時題c需要考生將時間線拉至1978年,問及考生是否同意「中共於1949年掌權後,其指導原則較掌權前產生了巨變」的陳述句。考生當然可以選擇回答是否同意,也可以根據史實來界定「巨變」是正面或方面,作前後比較。甚至翻查考生表現,考生並沒有因引導性資料而導致出現偏頗結論。如此一來,問及日本對中國的利與弊,有何不可?

當今世道,當權者捏造事實、無中生有,甚至想將我們接受的教育抹去,防止下一代了解更多。無奈的是,我們對歷史的認識很大部分是取決於當權者的想法,他們有能力創造歷史、改寫歷史、捏造歷史,我們活在最荒謬的年代,這也是我們被逼要接受的,但這不代表我們無法改變現狀,因此才會有如此多的歷史學家用盡畢生努力,將更多歷史的真相,但這不侷限於學者,而是活在這個世界的每一位人類,都有責任紀錄歷史,將真相帶給這個世界,防止真相被隻手遮天。

歷史是已發生的事,憑藉前人的紀錄,讓後世可以借古鑑今,得悉成功或失敗之道,防止走上一樣的道路。已經發生的事不能夠被竄改,因此評價歷史不會只有一個角度,歷史學習希望人類可以透過分析事件,進行換位思考,作出批評。倘若一個人連歷史事件都不敢評論,他豈有批評當今社會天下大亂之事的勇氣?人死後就成為歷史,我們最終也會成為歷史的一部分,被後世所認識。

作為一個辯論人,歷史研究對我影響深遠,在接受教育的過程中,慢慢認識這個世界的發展脈絡,自小喜愛中國三皇五帝的歷史神話,對空中花園著迷,對埃及神話感到好奇,對四書五經的時代背景感到濃厚的興趣。這些都是因為前人的努力,才能夠讓我知道過去的事物。高中時的歷史教育也讓我學會多角度思考,就每一件歷史事件作不同角度的批判,這也讓我對辯論活動產生了興趣。讓我能夠有信心繼續參與辯論活動,很大的原因是因為高中時修讀雙史,被培養成一個講求論點論據論證的人,並不是依靠自己的權威來定奪歷史。最後希望大家正視歷史,為了你,為了大家。

後記:

真係好耐好耐都無好好地寫過一篇文,我好怕自己似對答案多過分享看法,雖然啲答案可能全錯。希望唔好咁多dse考生入黎睇,大家今年都多災多難TAT,又無地方溫書、又延期、又準備比教育局DQ分數,大家一定要撐住呀!!!依兩日香港都發生左好多事,希望大家都可以關心下,唔好靜係關心考試而忽略其他野。

仲有,我覺得寫文係情感嘅抒發,希望大家都能夠將自己嘅講法講出黎,不怕自己講錯(其實都怕),只怕無人糾正指點。要知道一個人沒有知識的確好可怕,但最怕係你無去追求知識,然後洗自己腦話「依個就係真相」,真係好瘋狂,希望大家睇完文之後,都可以一齊討論下,或者去書局買本書認識下歷史哈哈。

嶺南大學中文辯論隊前隊員
香港樹仁大學中文辯論隊隊員
陳樂熙